殷花馥


第一次画完,超怠惰的摸了好久的鱼
指绘还是不熟
师尊真好看!给师尊疯狂打电话
1p滤镜 滤镜真是个好东西
2p原图 颜色淡一些好像还暗了点
滤镜简直救我狗命

论一个妖的悲催成长史

丢人现场,咣的一声跪下。

别名《沈老师今天把尾巴收好了吗?》

沈垣觉得他真的是世界上最最失败的妖仙了。

跟家人们不一样,爸妈是靓丽的赤狐,大哥很优秀的继承了一身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,二哥是一种暖洋洋的橘黄色,被小妹说洗掉了色。而到了他仿佛没了墨水,一身白的晃眼。而到了小妹又好像把墨水买多了,颜色喜庆的不行。

他本来还是挺自豪自己的不同的,听说白狐天赋异禀修炼极快,虽然他没有感觉到,但是他发誓他有每天锻炼几个小时!

【沈垣:……你不要这样看我,是真的!……好吧,你赢了。其实,只有一个小时左右……】

直到小妹小时候有次爬到了他的背上,沈妈妈买菜开门回来就是一句:“姨妈巾?”

沈垣当场把不明所以然的小妹抖了下来。

然后再也没有让她趴在自己身上过……

没想到的是在他长出第四条尾巴的时候,他在家门口薅树叶子,路过一个老先生,胡子拉碴一身灰中山头上有一顶草斗笠,看样子挺高深。

但是他一开口……

“小家伙我看你骨骼惊奇,要不要跟着我啊~”

眼前的人笑的菊花灿烂,沈垣却觉得自己毛都炸了。

退了两大步关上院门,小少年跑的脚下生风!

“妈!有一个猥琐大叔要拐卖我!!”

“……🌚”

最后还是被带走了。

而且据说是被沈妈妈威胁的。

沈垣小时候喜欢撸自己的尾巴毛,又滑又软又干净,九条尾巴又大又蓬松,长大后发现尾尖一抹黑,羡煞旁人,好看的不行。

沈九是一只黑蛇,有滑溜溜亮晶晶的鳞片。但是他不喜欢这些,总而言之就是非常嫌弃,嫌弃颜色,嫌弃上面的鳞片,嫌弃形状,最嫌弃手感,冰凉凉的滑溜溜的一点手感都没有。就跟嫌弃岳清源一样嫌弃。

后来选峰主的时候,本来应该是身为师兄的他来的,但是他打死不干,你问他为什么,因为他不想,没有理由。于是直接推给了沈垣,换来一个可以撸毛的福利。

要知道。

看着沈垣那一身光洁蓬松的毛毛。

沈九手痒很久了!

要知道岳清源的大乌龟壳还没他的尾巴好摸呢!

而且峰主超级麻烦啊!还要收那些更麻烦的小屁孩子当徒弟。

虽然最后变成了副掌门……

沈九:“mmp”

自从得到可以摸尾巴的资格后,沈九天天往清静峰跑,一边过手瘾,一边磕安定峰派送的龙骨香瓜子。有的时候尚清华也跟着一起唠嗑。

真不知道这个忙秃头的人是怎么腾出时间来嗑瓜子的。

沈垣:尚清华秃没秃我不知道,但是这样下去,我真的要秃了!

沈垣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孩儿有点不知所措。

哎呀呀呀,辛亏自己给抱回来了,不然这么好看一个小孩被教成暴力狂多可惜。

看着看着沈垣手就痒痒了。

就捏一下,真的!就一下!

然后当场就要揉小孩的脸。

谁知道他突然举起茶杯!
“师尊,请用茶!”

……

沈垣的手还在半空中停着,他真庆幸美色误人他看的时间多了点。茶水已经温了。

不然多疼啊……

小冰团一身的茶水,当即就红了眼圈。

这可心疼坏了沈老师。

“明帆,去拿件新衣服来。”

当场把小冰河抱走了。

他把冰河带到浴室。

洗了个澡,换上新衣裳。

沈老师心里面的罪恶感很歉疚感总算减轻了一点。

刚想松一口气。

结果……

小冰河一垂脑袋,小嘴一抿。泪珠子当场挂了一脸。

“…是冰河愚笨,给师尊添麻烦了……呜……”

当场那口气就噎了回去。

沈老师咳嗽了几声。

抬眼一看,好家伙!金豆豆当场变小瀑布,眼睛里仿佛有一片海,当场就能水淹苍穹!

沈老师蹲到小哭包面前,把小不点抱怀里哄。

“是师尊手笨,不小心碰翻了,不怪你。不哭了哈。”

结果哭的更狠了……

好吧,看来只使能出那一招了!

只见biubiubiubiu!

尾巴耳朵都弹了出来。

毛绒绒的大尾巴擦去冰河的金豆豆。把他包裹住。

抱着尾巴的小冰河渐渐不哭了,就这么睡着了。

看起来累坏了……

沈老师揉揉耳朵。

这孩子嗓门真好!

但是,睡着了。抱着不撒手了。

怎么办?在线等,急!

据说当天扫山梯的汇报,沈峰主当天就用尾巴托着小弟子回了屋。

据说沈峰主那床被子是他幼时褪的毛做的,而今晚小弟子的床铺,是狐狸尾巴!

沈垣:我的被子确实是自己的毛做的,但是不外售!不褪毛!不薅毛!禁止薅毛!!

“冰河,不准哭,哭也没有用,不行。”

沈垣非常冷漠的看着洛冰河。

洛冰河委屈的低下了头。

沈垣转过身去,不看他那委屈的小样子。

他!不!会!心!软!的!

身后传来微微的抽泣声。

“冰河你也不小了,哭是没有任何……”用的……

沈垣转过身去,看见了美少年在飞舞的竹叶中无声流泪……

沈垣只感觉bulingbuling的……

等他反应过来。

我……在干什么……

尾巴一条一条熟练的绕在洛冰河身边,洛冰河靠在他的怀里抱着他的尾巴。

真是美色误人……

啊啊啊啊!!不甘心!!!

大弟子明帆和小师妹宁婴婴还有其他弟子扒着墙壁看。

眼巴巴的看。

“为什么洛冰河那小子那么讨师尊高兴……”

明帆不高兴。

“因为……”

“他乖。”

“他勤快。”

“他好学。”

“他有天赋。”

“他做饭好吃。”

“他什么都会。”

宁婴婴式冷漠。

“他长的好看,还会撒娇。所以他有尾巴抱。”

他们差的不止有各种的其他优点,还有一张美得惊天地泣鬼神的脸。

“师尊……”

洛冰河的手从沈垣的腰线滑下,放在了他被迫露出的尾巴上,逆着毛抚到尾根,加重力道揉了一把。

“唔……”

……

小畜生!狼崽子!他怎么就信了他的邪!

沈老师狠狠揪着被角,但是任他揪的再狠,也改变不了被日残的现实。

今天沈老师的尾巴收好了吗?

没有。




丢人!丢人!我真给冰秋丢人_(´ཀ`」 ∠)__